首页 » 论文 » 正文

族谱中关于《围炉夜话》作者王永彬的资料考述

在我国浩如烟海的古籍中,有不少优秀的传世箴言。其中,清人王永彬所撰写的《围炉夜话》,与明人洪应明的《菜根谭》、陈继儒的《小窗幽记》一起并称“处世三大奇书”。关于王永彬其人其事,现今所见几十家出版社所出版的《围炉夜话》前言中对其生平事迹皆语焉不详。比如,在中华书局2008年版的《围炉夜话》前言中,评注者就认为“作者王永彬,清朝咸丰时人,生平不详”。笔者王洪强为王永彬八世孙,因此有幸从本族《王氏宗谱》中看到了关于王永彬的记载,又踏勘其墓碑,并参阅方志中的相关记载,判定《围炉夜话》的作者即该谱所载的王永彬,并据此对其生平事迹加以考述,这将为《围炉夜话》一书的相关研究提供充实的背景资料。

 

一、《王氏宗谱》所载之王永彬即《围炉夜话》作者

《王氏宗谱》(以下简称《宗谱》)[①]为明清以降湖北咸宁王氏及后来徙居枝江石门村等地王氏支系的合族之谱。据载,咸宁王氏早先即存有旧谱,本谱是在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光绪十五年(1889年)两次编修的基础上,于民国十年(1921年)第三次编修而成,堂号为三槐堂。《宗谱》的编修体例按欧苏法式,内容丰富严整,据实撰述,确凿可靠。

枝江石门村所在的枝城镇今属湖北省宜都市,现存的一部《宗谱》刻本即收藏于当地王氏后人家中。[②]《宗谱》共六卷,其中卷一为合谱序言、姓氏源流、凡例、家规、派行、编修人名目、宗祠记、宗族地产契约、王永彬杂著及部分族人传记;卷二为《枝江石门村王氏支谱》,包含支谱序言、凡例、本支宗祠、家规及本支族人传记,重点是王永彬的生平事迹及语录;卷三前半部分为族人传记;卷三后半部分至卷六为咸宁王氏及其支脉族人的谱系吊图和生平事实。

王永彬属枝江石门村王氏,盖因其地位重要且著述言行有益于家族教育,在《宗谱》的人物传赞和著述遗文中,篇幅以王永彬为最,包括王永彬本人、官府、友人和受业门生所撰述的相关文字。如卷一录有王永彬所撰的《太原郡王氏族谱序》、《王氏源流纪略》,以及王永彬著作中可为子孙遵守效法者,如《丈夫诗》、《警心篇》、《弟子八箴》、《示子显璠》、《四十述怀二首》、《醒世歌》等。卷二录有王永彬所撰的《枝江石门村王氏本支家谱序》、《卓菴公言行述略(增补)》、《宗祠楹联》、《宜山公挽鑑堂公诗十六首》、《道光壬寅秋送显炽姪回武昌》、《宜山公庚申三月与王炘王钧书》、《遗嘱》等;有光绪四年(1878年)公表乡贤时,湖北荆州府枝江县学的《两学印结》、《两学详文》,《府尊倪公看语》,《县令孙公对联并序》;有友人和弟子门生的传记、寿序、墓志、奠言、挽词、挽联等,如王柏心撰有《敕授修职郎宜山王公传》(以下简称《传记》)与《宜山公七十寿序》(以下简称《寿序》),夷陵罗应箕撰有《敕授修职郎王公宜山先生墓志》(以下简称《墓志》)等。此外,《宗谱》所记的编修者和王氏后裔也多次提到王永彬其人其事。

据石门村王氏老人们口述,笔者曾于2010年2月21日实地踏勘了王永彬的墓碑。碑的正面中间书有“敕授修职郎王公宜山之墓”及其子孙名号,与《宗谱》记载相一致;两边对联云“著述高风青山含笑,俯仰陈迹绛云在霄”,该联为王永彬的生前好友罗应箕所题写,与《宗谱》上的《两学详文》所引完全相合。碑阴中间以小字刻有王柏心为其撰写的《传记》,也与《宗谱》上的《传记》相同;两边对联云“独柱有灵山兼水抱,石门无恙地以人传”,其中“独柱山”、“石门村”之名亦见于《宗谱》。这些实物资料无疑证明了《宗谱》有关记载的真实性。以下笔者便通过对比相关材料,来确认《宗谱》所载之王永彬即《围炉夜话》的作者。

其一,《宗谱》有关记载与国家图书馆藏本目录及地方志史料相一致。

从国家图书馆藏本目录来看,王永彬一生勤于著述,《围炉夜话》之外,还撰有《音义辨略》、《六书辨略》、《禊帖集字楹联》、《朱子治家格言注》、《先正格言集句》、《历代帝统年表》、《孝经衬解》等七部著作各一卷。以上八部著作合编为《桥西山馆杂著》八种,国图所藏为清咸丰同治间刻本。

在晚清地方志中,同治《枝江县志·学校志中》“艺文”条与光绪《荆州府志·艺文志一》“书目”条,均列有王永彬所著《孝经衬解》一卷。[③]光绪《荆州府志》亦载:“王永彬,字宜山,岁贡生,性孝友,隐居教授。邑令朱锡绶耳其名,虚心造访,永彬凿坯而遁。著有《帝统年表》、《围炉夜话》、《格言集句》。两次与脩县志。年七十八卒。”[④]

《宗谱》上的有关记载正好与上述材料相印证。如,王柏心所作《传记》云:

(王永彬)著有《孝经衬解》、《帝统年表》、《围炉夜话》、《褉帖楹联》、《六书音义辨》已梓,《讲学录》、《说古韵言》、《桥西馆诗文》尚未刊。

王柏心所作《寿序》亦云:

(王永彬)生平勤于著录,有《先正格言集句》、《围炉夜话》、《孝经衬解》、《褉帖楹联》既梓以行世,又集《讲学录》、《说古韵言》、《六书辨》及《独柱山房诗文杂著[⑤]》。

罗应箕在《墓志》中写道:

(王永彬)所著有《孝经衬解》、《六书音义辨》、《围炉夜话》、《褉帖楹联》,又辑《讲学录》、《说古韵言》并《桥西馆诗文杂著》若干卷。

湖北荆州府枝江县学《两学详文》记有:

(王永彬)《孝经衬解》、《帝统年表》、《格言集句》、《治家格言注》、《围炉夜话》、《六书音义辨略》、《褉帖楹联》俱已刊行。道光丁亥、同治丙寅两与修县志。

《宗谱》上四处有关王氏著述目录的记载虽微有差异,但其中提到的已刊之书与国图藏本目录及方志所录若合符契。

其二,《宗谱》有关记载与《围炉夜话》文本内容相一致。

从成书时间与地点来看,《围炉夜话》序言末尾记有“咸丰甲寅二月既望王永彬书于桥西馆之一经堂”。[⑥]按《宗谱》,王永彬生前好友罗应箕所作《墓志》云:“先生生于乾隆壬子年(1792年)正月廿三日亥时,殁同治己巳年(1869年)正月二十五日巳时,享年七十有八”。[⑦]如此,则咸丰甲寅年(1854年)即《宗谱》所载之王永彬63岁之际,作者于此岁将平日命儿辈缮写保存的家人间聊天心得结集刊行,是符合情理的。其次,现今尚无注解的“桥西山馆”一名亦多次见于《宗谱》。王永彬之父王盛才(卓菴公)曾自咸宁经商到枝江,后遂定居于石门,此地原为魏姓人家居住,当地有一座桥名曰魏家桥[⑧],另有一座山名曰独柱山[⑨],《宗谱》所载的王氏族人葬地即使用了诸如“魏家桥东”、“魏家桥西”、“独柱山”等名称,这大概也是王永彬著述中“桥西山馆”、“独柱山房”等名称的由来。

更有说服力的是《围炉夜话》的正文,《围炉夜话》第155则云:“念祖考创家基,不知栉风沐雨,受多少苦辛,才能足食足衣,以贻后世。为子孙计长久,除却读书耕田,恐别无生活,总期克勤克俭,毋负先人。”[⑩]这两句格言与《宗谱》卷二中枝江石门村王氏的《宗祠楹联》一字不差,且在《宗谱》上的落款为“宜山公(即王永彬)题”。这直接说明《围炉夜话》中录有王永彬的治家心得。按《围炉夜话》序言所述,该书是岁晚务闲之际,作者与家人寒夜围炉时言语心得之集录,自然包含有“可为子孙法守者”,故而《宗谱》上出现类似语句也就理所应当了。

此外,《宗谱》上与王永彬事迹有关的刑部主事监利人王柏心、荆州知府安徽望江人倪文蔚、枝江县令江苏镇洋(今江苏太仓)人朱锡绶与浙江镇海人孙承谟、安康等地知县松滋人熊文澜、枝江教谕湖北汉阳人黄元吉等,都是见诸于《清史稿》或地方志的人物,在生活时代和地域上与王永彬相合,有关记载自然也是信而有征的。

据以上论证,可以判定,《宗谱》所载的王永彬即《围炉夜话》作者无疑。

 

二、从《宗谱》看王永彬的生平事迹及其著述

按《宗谱》记载,王永彬,字润芳[11],号宜山,人多称呼为宜山先生。从《先世江西本支总图行略》可知,王永彬为南宋孝宗时王刚中[12]之后,其先祖于唐代由江南婺源县迁居江西南康府茶场镇东岸里,宋代居于江西饶州府乐平县,明初洪武间洌贞公迁往武昌府咸宁县,王盛才又于清朝乾隆间迁往荆州府枝江县城西十五里石门村[13](今属湖北宜都)。王永彬即王盛才第三子。[14]

综合《宗谱》上的《传记》、《寿序》和《墓志》等有关材料,可以看出,王永彬是一个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传统士人。年少时,王永彬刚进私塾读书,仲兄去世,父亲欲令其辍学以谋生计,他跪请以求修完学业,后来愈加发愤,终得入县学读书,食米廪。但多次受阻于乡荐,又因家道中落,于是王永彬开门授徒,从此走上了读书、教书、著书的学者生涯。

王永彬一生好读书,晚年仍“卷不去手”,他博涉甚广,“于学无不通,旁涉仓扁及他术数家言”。王永彬治学,好先儒绪论,而于经史子集,皆“导源溯流,探究服膺,矻矻不倦”,先独自揣摩,后以之教书,“惟不喜治举子业,晚始以明经贡于乡”。王永彬授徒,“先躬行,次及文艺”,“兼励文行,不专尚举子业,凡问业者,咸修饬谨笃,品概与词艺兼营并进”,即先令其修身,后教其治学,教学不专以科举应试为目的,而是人品与学问兼重,以致众人见其弟子品貌即知之曰“此宜山先生弟子也”。此外,王永彬尤好吟咏,与高安周柳溪、夷陵罗梦生(名罗应箕)、陆城李月亭(名李侃)[15]结诗社,且与周、罗二人号称吟坛三友。

在著书立言方面,依前述《宗谱》所载,于现在国图所藏《桥西山馆杂著》八种之外,王永彬还编撰有《讲学录》、《说古韵言》、《桥西馆诗文》和《独柱山房诗文》等著作(后两种当为同书异名)若干卷,恐已亡佚。如,《宗谱》录有王永彬《四十述怀》两首,其第二首云:“流光催老大,书剑一无成。拙到今能守,迂从旧有名。谋生惟舌在,讲学愧躬行(时编辑《讲学录》六卷适成)。寂寞松窗晚,箪瓢一味清。”根据诗中注释可知,王永彬四十岁(约1831年)时曾编辑《讲学录》六卷。此外,县志中还收录有王永彬所作的诗词、碑记等。[16]

在王永彬的著述中,《围炉夜话》、《朱子治家格言注》、《先正格言集句》等均为格言警句类作品,这与《宗谱》中《丈夫诗》、《警心篇》、《弟子八箴》、《示子显璠》、《四十述怀二首》、《醒世歌》等篇目一样,其用意都是为教书立言,劝世训俗。《弟子八箴》是为开学授徒而立,其文以口诀的形式,分别从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力行、学文等八个方面阐述了受业规范。《警心篇》取四字韵文的形式,其意在警示世人切勿追名逐利、贪图富贵。《醒世歌》则是王永彬撰写的俚语形式的劝世歌谣。《围炉夜话》第24则云:“圣人不责人无过,惟多方诱之改过,庶人心可回也。”[17]可见,王永彬主张诲人而不责人,正如王柏心在《寿序》中所说:“先生于人,见善必奖,过则反覆规之,必期于力改而后快。”王永彬悉心撰写这类著述,诚可谓诲人不倦,如其《墓志》云:“先生曾作俚语以训俗,偶日至他处,妇人孺子皆愿亲睹其人,其感佩有不能自禁者。”

王永彬积极主持或参与当地的救灾、防乱、修志等社会事务,可谓“留心经济”。咸丰初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清廷檄各州邑兴办团练,王永彬被推为邑西乡团总公训。王永彬还曾两度参与修撰县志,据实编修,书写工整,认真勤恳,众人满意。

王永彬正式的官职为修职郎,候选教谕,科名为恩贡生。[18]光绪四年,当地的监生、生员等为王永彬申请乡贤名号,经县、府,转呈到礼部,因遇朝廷颁布“本人殁三十年后始准事”之新例而未果。但因其人品和学问俱佳,门生弟子众多,且对兴办地方事务,改良社会风气多有贡献,故而上至官绅士人,下至妇人孺子,均仰其名,说明王永彬在当地具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力。枝江知县朱锡绶“耳其名,甫下车即造卢[19]咨访”,朱氏在为卷二《支谱》所作之序中评价道:“余宰枝江,闻邑人称善士者,必推王君宜山。”晚清士人中有“末世国士”之称的监利人王柏心[20]在《寿序》中说“以柏心所闻,若宜山先生大人之行事,其殆人伦之冠冕也欤!”从这些称道看来,王永彬实为当地乡贤。

王永彬有五子,子孙中多有贡生、秀才,且皆“循谨有礼”、“蜚声黉序”。从奠言、挽词、挽联的作者来看,其受业门生除本县人外,还包括松滋、江陵、公安等地人,其中有不少获取功名者,亦有在外任官者。[21]

王永彬虽穷居深山治学教书,但出入门墙者多当地名士。除众多门生弟子外,王氏父子与前述周柳溪、罗梦生、李月亭等诗社之友,以及王柏心、朱锡绶、熊文澜、黄元吉等官绅士人,均有交谊。[22]这些人或静修于性命之学,或留心于经世之务,皆与王氏父子的为人处事之风相合。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朱锡绶本为江苏太仓人,后竟以病辞官,侨居枝江,与王永彬结邻,欢洽无间。朱氏著有《幽梦续影》等书,亦为文人随笔,其旨趣与《围炉夜话》相得益彰。尽管与地方官绅交厚,王永彬却“非公事不至公廷”,为人极其正直严谨。

【本文原载《文献》2012年第1期,收稿日期2011年1月18日,作者署名为王洪强 、周国林】

 

[①] 下文所引,如非特别注明,均出自《王氏宗谱》。

[②] 今湖北省宜都市枝城镇即《宗谱》上的荆州府枝江县县治,该地区行政区划变迁详见王长明:《枝江和枝城》,载《中国方域——行政区划与地名》1997年第5期。

[③] 分别见于同治《枝江县志》第143页,光绪《荆州府志》(二)第461页。本文所引两种地方志为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中国地方志集成”影印本第36册光绪《荆州府志》(一),第37册光绪《荆州府志》(二),第53册同治《枝江县志》,下同。

[④] 光绪《荆州府志·人物志十一》(二)“文苑”条“枝江县”下,第211页。

[⑤] 《宗谱》此处原文为“襟著”,但它处皆作“杂著”,“襟”疑为“襍”之讹。

[⑥] 王永彬撰,徐永斌评注:《围炉夜话》,中华书局2008年9月第1版,第1页。

[⑦] 举荐乡贤时湖北荆州府枝江县学《两学详文》载:“(王永彬)生于乾隆五十六年正月二十三日(1791年辛亥年),卒于同治八年正月二十五日(1869年己巳年),年七十有八。”又,《寿序》载“咸丰辛酉(1861年)春正月廿三日为七秩揽揆之辰”。按,《宗谱》上享年数、祝寿等一般按虚岁计,故王永彬应生于1792年,殁于1869年,《两学详文》上的生年可能是按实岁推算所得,故生年与《墓志》所载有一年之差。

[⑧] 同治《枝江县志·地理志下》“津梁道路”条:“魏家桥在石门村”,第65页。光绪《荆州府志·建置志五》(一)“津梁”条枝江县下:“魏家桥,在县西十里石门坎”,第127页。

[⑨] 同治《枝江县志·地理志中》“山川”条:“独柱山在县西十五里石门村,孤耸云际,直立若柱”,第48页。光绪《荆州府志·地理志三》(一)“山川”条枝江县下“独柱山,在县西十五里,直立若柱”,第50页。

[⑩] 王永彬撰,徐永斌评注:《围炉夜话》,中华书局2008年9月第1版,第128页。

[11] 注,《两学详文》记为“本贤姓王氏,名永彬,号宜山,字润芳”,《传记》记为“公讳永彬,宜山其字也”,《墓志》记为“先生讳永彬,字宜山”,另,《王氏宗谱》在记载王永彬子孙生平事迹时,冠于“公”或“先生”之前的海琴、铸人、楚丹等均为其号,无号则称其字。

[12] 南宋绍兴十五年进士第二人,曾以龙图阁待制知成都府、制置四川,宋孝宗时受召陈战守之策,“除礼部尚书、直学士院兼给事中,为卤簿使,除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进同知院事”,后赠资政殿大学士、光禄大夫,谥恭简。其人博览强记,为官正直,著有《易说》、《春秋通义》、《仙源圣纪》、《经史辨》、《汉唐史要览》、《天人修应录》、《东溪集》、《应斋笔录》等百余卷。详见《宋史》第一百四十五《王刚中列传》。

[13] 同治《枝江县志·地理志中》“疆域”条:“石门村距县十五里”,第43页。

[14] 如前所述,王永彬为湖北荆州府枝江县人,原籍武昌府咸宁县,生于1792年,卒于1869年。此不赘述。

[15] 此三人俱见于地方志,周柳溪见于同治《远安县志》,罗梦生见于同治《远安县志》、同治《宜昌府志》及光绪《当阳县补续志》,李月亭见于同治《宜都县志》和光绪《荆州府志》。

[16] 如同治《枝江县志·学校志中》收有王永彬诗三首,第154页。同书《学校志下》收有《重修文昌宫碑记》一篇,第173页。后者亦见于光绪《荆州府志·祠祀志一》(一)“典祀”条,第279页。

[17] 王永彬撰,徐永斌评注:《围炉夜话》,中华书局2008年9月第1版,第25页。

[18] 《宗谱》上的《两学详文》载:“(王永彬)由廪生于道光廿三年(1843年癸卯年)以恩贡就教职 ,在籍候选教授终身,考终正寝。”同治《枝江县志·重修枝江县志姓氏》“分修”条:“恩贡生候选教谕王永彬”,第17页。光绪《荆州府志·人物志十一》(二)“文苑”条有王永彬小传,第211页。

[19] 卢,通“庐”,房屋。

[20] 王柏心为道光二十四年进士,曾任刑部主事,后辞官,主讲荆南书院,与王永彬长子交好。王柏心之学以经世致用为指归,对治水、防乱均有论述,著有《百柱堂文集》五十三卷,其中“凡与胡林翼、左宗棠、曾国藩、郭嵩焘讨论用兵之事,以及《内集》卷三十四杂著中所载……诸篇,皆与咸同间时局大有关系”(张舜徽《清人文集别录》,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3月第1版,第470页)。《百柱堂全集》五十三卷现收于《续修四库全书》1527-1528册,上海古籍出版社。另,崇文书局出版有今人张俊纶点校整理的《百柱堂全集》七册及其所著的《王柏心传》。

[21] 王永彬长子王显璠(庠名鑑洋)为同治年间贡生,参与编修光绪《荆州府志》,分别见于光绪《荆州府志·选举志五·科目》(二)“国朝贡生”条,第18页,及光绪《荆州府志·重修荆州府志职名》(一),第5页。王显璠事迹著作亦见于《宗谱》。《宗谱》上提到的受业门生如江陵贡生徐德精、孝感训导张元佩等,亦见于地方志。

[22] 光绪《荆州府志·人物志十一》(二)“文苑”条有王柏心传记,第209页。光绪《荆州府志·人物志四》(二)“官绩”条有熊文澜小传,第110页。光绪《荆州府志·职官志六》(一)“官师”条列有荆州知府倪文蔚,枝江知县朱锡绶、孙承谟等,第371、395页。这些人物同见于《宗谱》。

发表评论